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IPO资讯
康希通信IPO:一季度净利暴跌266%陷亏损 业绩变脸也不符合科创板定位 公职人员曾代持入股或涉嫌利益输送
来源:领航财经资讯网  作者:乔民  发布时间:2023-06-13 14:44:44
“格兰康希通信科技(上海)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康希通信)是给WiFi提供射频芯片,不论规模还是技术都没足够竞争力,业绩大幅波动,这样的公司难道符合科创板IPO要求吗?”一位投行人士在社交平台上发出了以上疑问。
 
作为一家成立不到8年,员工总数不到160人的小公司,康希通信此次冲刺科创板,简直就是一个消化。
 
首先从财务的角度来看,今年一季度,康希通信实现营收不到6000万元,同比下滑了41%;归母净利润为-1170万元,同比下滑了266%。显而易见,康希通信已经出现了“业绩变脸”的情况。
 
实际上,值得2020年,康希通信还都是出于亏损状态的,那一年公司亏损了5454万元,同比减亏24%左右。之后,康希通信报上了一家通信公司的大腿,虽然在招股书中,其没有点名这家公司,而是以C公司进行代替。但是,明眼人都清楚,这家所谓的C公司就是华为。
 
而康希通信,对华为的依赖简直到了令人侧目的程度。去年,康希通信对华为的销售额超过2.15亿元,占公司整体收入比例超过51%,报告期内最高更是超过58%。而一旦康希通信与华为之间的合作,有任何风吹草动,其后果堪称是毁灭性的。
 
康希通信的问题,还远不止这一点。还包括其复杂的政商关系,尤其是公司曾经存在股权代持的行为,而被代持者的身份特殊,其曾为江西当地的官员,在2022年退休。虽然康希通信一直强调什么“法无禁止即可为”,但领导人也曾说过“当官就不要发财,发财就不要当官”。
 
另外,康希通信既然说了,官员入股公司是“清清白白”的。那么,鄙人要问一句,为什么这位公职人员入股的时候,不是他本人来入股呢?反而是利用其外甥的身份进行代持。为什么在康希通信IPO的关键时刻,转而放弃了享受上市盛宴这块蛋糕呢?
 

 

“不论规模还是技术都无足够竞争力 也符合科创板IPO要求?”

说实话,鄙人研究了一下康希通信是的招股书(上会稿),深深感到现在的科创板简直就是在胡闹,这样一家公司,连我这样的外人看了之后都觉得问题重重,然而科创板仅仅是经过了两轮问询,就安排上会了,可以说是再度刷新了底线,人不要脸,天下无敌。
 
首先来看看,康希通信的财务情况。从公司财报上看,基本可以断定,这家公司就是冲着圈钱而来的,即便是上市后,也基本没有太大的发展前途,唯一的目的就是减持套现,然后留下一地鸡毛给股民。
 
财务数据显示,2019年,康希通信的营收只有2857万元,当年就亏损了7174万元。不过,在2020年国内疫情爆发之后,加之某通信巨头在被禁之后,开始寻求国内替代的供应商,康希通信的业绩暴增。2020年公司减亏23.97%,但仍亏损5454万元。2021年和2022年,康希通信扭亏为盈。
 
在疫情下,康希通信发了财。这家公司就飘了。一方面寻求IPO;另一方面,这家公司对疫情的岁月,大唱赞歌。在公司官网上,有这样一篇文章——“疫情封城过后平安的你,是不是也会怀念那段虽然艰苦却充满欢笑的日子”。

 
康希通信,到底是一家什么货色的公司啊!!!到底是有多蠢才会给怀念疫情封城的日子啊?你TMD不知道疫情下,因为封城被摔死在山崖上,被烧死的楼房里,被威胁着“软肋”;多少人跳楼,多少人自杀。你TMD都没有看见吗?还怀念疫情,怀念封城。你良心被狗吃了吧。
 
说白了,这样一篇文章,要么是给人捧臭脚的;要么就是给员工打鸡血、画饼的;这种货色的公司,令人恶心。

回到康希通信的业绩上,苍天饶过谁。今年一季度,康希通信就出现了“业绩变脸”的情况,公司营收不到6000万元,同比下滑了40.9%;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了266%,再度进入到亏损的状态。
 
在业绩变脸下,鄙人发现在第二轮问询中,科创板上市审核中心,基本上是忽略了这一问题,基本上就没有让公司进行解释一季度业绩变脸的原因;也没有让公司预测期后业绩的情况。
 
说实话,就是预测了又如何?康希通信难道不能“造假”、胡编乱造么?而且这样的问题,曾经在科创板上出现过。比如科创板上市公司——中自科技(688737.SH)2021年上市第一年就业绩变脸,净利润下滑超过95%;2022年该公司亏损8700多万元,同比下滑938%。然而,中自科技在2021年6月IPO期间曾对科创板上市审核中心表示,“公司未来业绩增长具备可持续性。”
 
科创板上市审核中心就是傻X,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,完全不加以进行常识性的判断。最终,中自科技上市的2021年就业绩变脸,而当年6月,其还“骗”科创板上市审核中心“公司未来业绩增长具备可持续性。”
 
 
然而呢?上交所发现被骗了。但又能怎么样呢?只能给予中自科技一个监管警示的决定,对公司没有任何影响,基本连罚酒三杯都算不上。这就是上交所的科创板的审核中心,即不专业,也对投资者及其不负责任。就这种货色能选出好公司吗?
 

不符合科创板定位 公职人员曾代持入股或涉嫌利益输送

回到康希通信身上来,其主要给WiFi提供射频芯片,去年WiFi相关芯片贡献了公司98%的收入。年轻人不要看到芯片,就觉得是高科技。芯片也看到用在什么地方,也要看技术指标。

而一家给WiFi提供芯片的公司,能有多大的技术含量?实际上,招股书显示,目前康希通信的研发人员只有    区区53人,远远低于同行业的水平,不知道再哪里攒出来这么点人。要知道,不久前OPPO的芯片设计部门,几千人的团队,说解散就解散。
 
康希通信53人的研发团队,就出来“打天下”,简直呵呵。康希通信还表示,自己研发人员占比达到37%。呵呵,以后2个人攒一个公司去冲刺科创板,一个研发,一个董事长。研发人员占比高达50%。但即使37%研发人员占比,也远远低于同行的水平,而且这其中还有拼凑有一些研发辅助人员。
 
与同业公司相比,康希通信的研发投入不仅绝对数少,研发投入占比也是处于行业偏低的水平的,公司的境内发明专利也非常少,只有12项。难怪有投行人士感慨:“格兰康希通信科技(上海)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康希通信)是给WiFi提供射频芯片,不论规模还是技术都没足够竞争力,业绩大幅波动,这样的公司难道符合科创板IPO要求吗?”

 
实际上,康希通信的核心科技,并不在于技术水平,而在于搞关系上。招股书显示,康希通信在历史沿革中曾存在4次股权代持情形。其中,吴建国因其公务员身份委托外甥伍军投资康希通信被广泛质疑。
 
按照康希通信的说法,因朋友介绍,吴建国作为天使投资人委托外甥伍军投资康希通信,通过受让老股的方式投资入股,吴建国通过朋友拆借自筹投资款,由伍军于2015年4月28日通过银行转账支付了73.9万元,完成出资义务。
 
吴建国投资康希通信时,担任抚州高新区管委会调研员,属于行政机关公务员,主要负责抚州高新区的招商引资工作。对此,监管也质疑吴建国作为公务员身份入股过程的合法合规性。